您的位置 : 首页 > 书库 > 《三生三世鸾镜影》三生三世刑天镜 耽美狼 三生三世鸾镜影字母文

更新时间:2020-01-09 12:09:29

《三生三世鸾镜影》三生三世刑天镜 耽美狼 三生三世鸾镜影字母文 已完结

《三生三世鸾镜影》

来源:阅文集团作者:茉晓叶分类:仙侠奇缘主角:苍漓,阿漓

经典小说《三生三世鸾镜影》由茉晓叶所编写的仙侠奇缘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苍漓,阿漓,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 结界轰然破碎,神剑夏禹斜斜插入地下,仅露出镶着那滴清泪般琉璃的剑柄。苍漓定定的望着款款飘下云端的倩影,凝神屏息,生怕一不小心惊飞...展开

《三生三世鸾镜影》免费试读

结界轰然破碎,神剑夏禹斜斜插入地下,仅露出镶着那滴清泪般琉璃的剑柄。苍漓定定的望着款款飘下云端的倩影,凝神屏息,生怕一不小心惊飞了她。染血的衣衫黏黏的紧贴着肌肤,竟是被冷汗浸透,风吹过,遍体生寒,如同沉入冰湖。

天知道,他一颗心都提到嗓子眼了。他害怕了,千千万万年来他第一次尝到了害怕的滋味。他穿越过无数的修罗场,面对过无数的妖魔,一向心如铁石,可是就在刚刚,无以复加的恐惧瞬间将他击溃,他所有的坚强冷静通通烟消云散。

如果没了她,天地无恙又能如何?

如果没了她,千秋万载又有何用?

如果没了她,他活着还不如死了。

眼眶酸酸的,温热的液体似即将爆发的火山,意图喷薄而出。看着她好好的,竟是满心的喜悦,之前的失意,怅然全然抛到九霄云外。

妘婳悄悄的擦掉嘴角的血迹,挺直身体,提着落影剑,忍着撕裂的剧痛,一步一步艰难的走向苍漓,竭尽全力保持出平静安然的样子。

她知道自己快死了,她神力耗尽,神识涣散,命不久矣,很快,这世上便不会再有妘婳这个神女。她也知道,这次她与他是真的要永别了,她的神魂会化为虚无,消失在天地之间。

观微天地的时候,总会看着人间戏台子上演绎着那样的故事,为了所谓的爱人的幸福,放手成全,临死也不敢说出那句简单的我爱你。她以前还会赞扬感叹两句,想着再遇到苍漓的时候,也依葫芦画瓢,高风亮节一把,现在她才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多么愚蠢。人间有句话叫什么来着?惊觉相思不露,原来只因入骨,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如果深情不能袒露,不能让心爱的人得知,何苦偏作相思?既已动情,便要知晓。

她爱苍漓,无论前世今生。可是,要死了,她迫切的想知道苍漓的心意,是爱还是不爱?

如果爱,她死而无憾;如果不爱,她死得其所。都很有价值,算是实现人生的理想抱负了。

剑尖抵地,一道道划痕铺满断壁残垣,咝咝的金属摩擦声像是死神的脚步声迫近,阴郁沉闷,点点火花渲染着妘婳的裙角,浴火涅槃。

她站在苍漓对面,特意隔开了一些距离,她怕他看出自己的异样,自己的垂危,妘婳盯着他的眼睛问“苍漓,在你心里,一直把我当做什么?”

苍漓犹豫了片刻,似迟疑又似怯懦,他偏过头,与妘婳的视线交错,徐徐地说“你是我的师傅。”

平静的如同眠鸥宿鹭,阒然无波。

胸口似无数把尖刀刺过,又骤然间抽离,不给妘婳喘息的机会,鲜血淋漓。

混蛋,又说谎骗她。

“我再问你一遍,在你心里我只是你的师傅吗?”妘婳打着哆嗦,一张脸惨白的吓人,额头上豆粒的汗珠打湿她鬓边的碎发,抬手将承影架在苍漓脖颈上。

苍漓一动不动,石化成雕像一般,任由承影剑割破他的肌肤,嫣红丝丝缕缕的覆在承影的剑刃。

一旁的苍涯,看着同样倔强的两个人,无声苦笑。她当然只能是阿漓的师傅。她既已收了阿漓为徒,纵是不为人知,也不能僭越了去,何况赤霄在阿漓手中,天界诸族已对他们的关系心中存疑,若是他们当真在一起,于她的名声自是有辱的。她可以不在意,阿漓却不能,一个男人爱一个女人,却带给她众人诋毁,不如不爱,更何况他爱上的女子,是受天地众生膜拜尊崇的妘婳神女。

相爱不能爱,只有挥慧剑,斩情丝求得解脱。

妘婳突然觉得苍漓的答案不重要了,反正都要死了,反正最终会把他忘得一干二净,反正她会把他从自己的生命中清除,何必再执着。她在心里安慰自己。可是,真的好不甘心,好不愿意死心啊。

落影剑咣当一声跌落在地,激起一片带着烧焦气息的灰尘,呛得她鼻腔微微疼着,她闭着眼,颤抖着唇喃喃低语“师傅,我只是你的师父。”

妘婳转过身,摇摇晃晃地打算离开这个伤心地。她还有她最后骄傲,就算死也不能死在他面前,她要回三十三重天离恨幻境的竹屋去,那是她的家,属于她和苍漓的家,她和那个会替她挽发,会做一桌子她爱吃的菜,会在她舞剑时偷师的苍漓的家。

她……要回家。

冰冷的寒意破风而来,穿透她的小腹,竟感觉不到疼。她低头看着从背后笔直的没入她肚腹的落影剑,自嘲的笑笑。她现在神力全无,别说是上古神剑落影,就是一把普通的匕首,捱上一下,都能要了她的命。不过,这杀神凶手是谁啊?她十分好奇。

妘婳艰难的转头,向后望去,入目,是一张柔媚明艳的丽容,虽然比不上自己,但还是很不错的。她此刻失血过多,但意识还比较清醒,识得出这女子。

凤族的公主,苍涯的天后,虞瑶。

自己好像跟她没什么交集,应该是远日无怨近日无仇,她发什么疯要杀自己。妘婳思来想去,终于明白了。

又是苍漓那个混蛋惹的祸。

据说,虞瑶本是一心爱慕战神苍漓,却无奈被爹娘做主,许给了苍涯。一场痴心深情,付之东流。想来,她对苍漓尚未忘情,求而不得,也不允许有别的女子喜欢苍漓,苍漓心里有别的女子。

唉……可怜自己临死还当了一回别人的泄愤对象,还真是……悲惨。

还没反应过来,虞瑶就被苍漓一脚踢飞几丈远,重重撞在一处残垣,吐了一地血,趴倒在血泊中,挣扎了几下,断了气。虞瑶这一飞不要紧,落影剑顺着惯性,瞬间抽离了她的身体。殷红的血液喷射如注,布满了本就斑驳破碎的长空。

妘婳单薄孱弱的身体像一支离弦的箭,又像是被荆棘锋利的刺划破翅膀的蝶,无力凄凉的坠落,她缓缓合上了眼睛,看来,自己注定是要死在苍漓的面前了。

苍漓飞扑向妘婳,一把揽住她坠落的身体,跌坐在地,胸口的痛消弭着他的理智,他颤抖着喑哑道“阿妘,你怎么了?”

她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可怕的事?何以连护体的仙气都尽数湮灭,她的神力微弱的,他甚至窥测不到一丝一毫。她,是要死了吗?

不行,没他的允许,她绝对不能死。

妘婳撩起沉重的眼皮,定定地看着他,冰紫色的眼眸水雾氤氲,晶晶亮亮。

“在你的心里,你一直把我当做什么?”她再一次问苍漓,气若游丝,说话间,身子猛地一震,又吐出两口血来。

她恍恍惚惚的看见苍漓张了张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她突然间很害怕,害怕他的话仍是冰冷残忍的拒绝或是因为自己快死了,他可怜自己,说的谎话,又补充了一句“告诉我真话,求你别再骗我了,求你了。”

她妘婳承认,大大方方的承认,她抛弃了所有骄傲与尊严,卑微的奢求着,奢他一句回应,求他一颗真心。

苍漓抱着妘婳,胸膛抵着她的额头,一双手左右为难的圈住她,揽她入怀,怕太用力,弄疼了她,怕太无力,摔了她。她如雪的白色长裙染成妖娆的血红,不知是她的血还是他的血,亦或是他们的的血,触目惊心。

“你是我的阿妘,苍漓一个人的阿妘。”

他早该告诉她,他爱她,超越纲常伦理,悖离世俗名利的,真真切切的爱。

苍漓爱妘婳,爱的淋漓尽致,百死不悔。

妘婳扬起头,光洁的额头正好碰到苍漓的下巴,酥酥痒痒的刺痛感搔刮着她紧绷的心弦,手摸索着抚上他下巴处新长出的青灰色的胡茬,微微皱眉,低低的说“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

“因为……因为我知道,我永远比不上你心里的那个陌倾。”苍漓沉吟了好久好久,挤出一个自嘲,落寞的笑容,眼眶里打转的液体,浸润眼角,却迟迟不肯滴落挣脱,哽咽的说“所以……所以我当了一次缩头乌龟。”

听见陌倾这个名字,是在妘婳醉酒的一晚。

那天,正好是他拜师的第七百个年头。

他匡她喝了盏灵芝酿,没想到她的酒量实在浅的惨不忍睹,一杯小酒下肚,便醉的朱颜酡红,软软的趴在石桌上,呼呼大睡。他把她抱进屋内,小心翼翼的放在床榻上,看着她恬静的睡颜,傻笑了许久。睡梦中的她,似乎还是很忧愁,精致如画的眉深深地拢着。她一向坚强又逞强,从不将自己的悲伤软弱示于人前,他的心一阵阵抽痛,似千万根针扎在心头。伸手轻轻揉着她的眉,试图驱散她的阴霾,却听见令他更心痛的一番话。

“陌倾,你在哪里,你什么时候回来找阿妘,阿妘一直在等你,阿妘好想你,好想好想。”她喃喃呓语,眼角渗出几滴晶莹的泪来,像个无助的孩子。

他苦笑,原来终是他自作多情,作茧自缚。他只是她的徒弟,他永远无法占据她的心。

那一刻,他突然很恨那个陌倾,虽然他与他素不相识,也不知阿妘与他的纠葛,但他让自己心爱的阿妘伤心难过,他该死。

可是,恨陌倾何尝不是恨自己。

恨自己出现的太迟,无法占据阿妘的全部心神;恨自己无能,无法让阿妘忘了陌倾,只记得他;恨自己明明动心动情,却连一句我爱你都说不出口。

他怕阿妘会拒绝,怕阿妘知道他拜她为师的真实目的后,会更加的厌恶。

而今才道当时错,心绪凄迷。

妘婳低低一笑,牵动小腹的伤口,疼的倒吸一阵凉气,她现在有知觉了,幸福满足的说“傻瓜,陌倾是你,阿漓是你,到头来你竟跟自己较劲。”

停在苍漓脸颊的手顺着他俊逸的轮廓缓

《三生三世鸾镜影》精彩评论: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茉晓叶)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苍漓,阿漓)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茉晓叶)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三生三世鸾镜影》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苍漓,阿漓),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