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寰宇地理 第二十六章:正元门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调教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寰宇地理 第二十六章:正元门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调教

发布时间:2020-01-16 12:13:01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喜种瓜 状态:已完结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由网络作家喜种瓜所著,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乔九舒,小和尚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 五月二十九,楚国每年奉神的日子。 看着被水意跟小和尚小心翼翼拿着的衣裳,乔九舒心情有些隐晦复杂。 自从母亲过世,乔泱在没有外人的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 免费试读


五月二十九,楚国每年奉神的日子。

看着被水意跟小和尚小心翼翼拿着的衣裳,乔九舒心情有些隐晦复杂。

自从母亲过世,乔泱在没有外人的时候不是一向对她避之不及吗?如今怎么还特意吩咐管家送来盛装?

“殿下,这件真的特别好看!”

水意轻轻捧着洁白如雪的中衣和长裙,衣裳以金线在领口前襟以及下摆绣着云纹,极浅极淡,细看美不胜收。

小和尚手中的淡金色外袍凸显华丽,异域珍稀白孔雀的翎羽摘了心做流苏坠在腰间,下摆极长拖了地,浮现一副云端仙境图。

腰封更是直接拿双面凤凰锦镶了乳白的玉碎粉片点缀,奢华尊贵无人再敢居于其上。

另外还有管家端着木盒,里面是整整两套天价首饰!

左侧以凰为名,金线掐丝含着琉璃细粉,华而不虚。

右边那套被称为“京”,全部是一整块极品暖玉上的料子雕琢而成,白玉为底,云烟铸形,或实或虚,尽显神话仙京之态。

乔九舒无法,一个时辰后就要出发了,这会儿再去寻其他衣裳也来不及,只好将就点了头。

沐浴点香后,水意帮她穿这衣裳整整花了半个时辰,每一个暗结配饰都不敢出丝毫差错。

等她披散长发从水意推开的内室门中缓步走出,哪怕小和尚跟管家早有准备,一时也愣在了原地。

古籍有言:

盛元末帝,女,年双十,以金玉为履,云华作衫,无冠,冷眸皓齿,持剑泣血,自刎于正元门前,自此,阴雨连绵三月不决,举国悲怆!

此时的乔九舒,无论谁看到她,脑海中第一个闪过的绝对是这位亡国女帝。

“姐姐我们来啦!”

长安人未到声先至,乔九舒却不知他说的“我们”中,还有谁?

“臣,参见安国公主。”

宓闲也是盛装,长发于身后堪堪绑住,黑衫,如松如鹤,仿佛本该立于万年仙山巅峰俯瞰众生的神。

乔九舒愣得比方才老管家还要彻底,僵直在那儿一动不动。

不知为何,在场其他人这会儿也尽一言不发,仿佛时间静止一般。

直到水意偷摸拉了她袖口乔九舒才突然回神!

“大人不必多礼!”

可能是因为太过突然,她语气显得有些匆忙,倒让垂首的宓闲低低笑了声:“臣受乔相所托,特来等候殿下一道进宫。”

乔九舒瞬间了然,很快恢复先前清雅端庄的神情:“如此,就有劳大人了。”

这身衣裳给人的第一印象太过晃眼,又费尽心思找了国师同行,乔泱这算盘,打的可真好啊!

自己大概是真的太过无用,竟叫父亲如此劳心想尽快了结?

用后脑勺都猜得出来,今日奉神宴上,自己绝对少不了被无数人当做眼中钉欲除之而后快!

不过乔泱最放在计划首位的人,跑不了有姑父和表哥其中之一。

试想,当朝皇帝和未来储君二人,有谁能容忍一个身上背着九煞命格,还与曾经亡国女帝这般相似的人?

管家低声催促:“大小姐,马上来不及了,还是先让水意为您梳妆?”

宓闲与乔九舒动作一致,似是随意扫他一眼,却都不动声色心思百转,后者随意一笑:“那便梳吧!”

说罢,斜睨宓闲一瞬,抬脚又走回内室,当先坐在铜镜前,再不发一言。

水意赶紧跟上,手脚麻利地为她绾发上妆,这一梳,又是半个时辰。

“殿下,可以了。”

水意停下手中动作后,乔九舒抬眼看铜镜。

柔和半绾起的长发以及清雅妆容,倒是叫她瞧起来不再那般披靡,少了分凌厉,多了些许温婉。

“不错,走吧,当心迟上太久叫父亲久等。”

与宓闲同乘马车这还是第一次,乔九舒一路都没有出声音,自始至终都端坐着。

反倒一向谪仙般的国师大人手肘抵在车内矮塌扶手上,歪了身子撑着脑袋闭目假寐。

他这一歪,乔九舒不小心就注意到了那人露出的耳垂上一点暗色。

他穿了耳?

据乔九舒所知,楚国一向不喜男子太过花哨,穿耳这现象几乎是不存在的。

而且在众所周知的记载里,楚国国师之位向来只传承司氏一脉,直到宓闲上任前不久,司家满门一百三十多口人才全部亡于故人寻仇,据说死状其惨!

“吁!”

“大人,殿下,正源门到了。”

今日大宴,即使乔九舒与宓闲都有宫中乘轿的特权,也一致低调下车步行。

抬手遮在额头前,挡住即将落下西山的太阳刺目发红的金光,乔九舒高高仰头,看着高耸宫门上硕大的“正源门”三个字,面色微怅。

她脚下就是曾经那位女帝自刎的地方,“正元”门经过千百年变衍,也被后人改成了“正源”。

宫门口有小太监候着,看到乔九舒脸色一喜快步上前行礼:“殿下安好,奴才奉命接您去凤凰台!”

乔九舒收回高处的视线看向那年轻小太监,唇角笑意微扬:“常风公公,好久不见啊。”

常风听到她这句话面上喜色更甚,眼白处却不由自主溢出氤氲血丝,赶忙低头一跪:“能让殿下记得,是奴才荣幸。”

水意站在乔九舒身后,有国师在一旁也不敢多说话,只眨着眼睛与常风打招呼。

乔九舒摆手:“起身吧,不必多礼,丞相可已经到了凤凰台?”

“谢殿下!”常风规规矩矩站起:“相爷已经到了有小半个时辰,如今除了陛下,恐怕只有殿下与大人还未入席。”

垂眸思虑片刻,乔九舒与常风对视一眼,面不改色道:“那便走吧,叫人等太久终归不好。”

常风听罢,朝一侧招了招手,就有几个宫人抬顶华丽的黑木紫藤纹步撵走来。

“凤凰台路远,殿下且上轿歇着罢。”

乔九舒看看步撵,又看了宓闲:“大人……”

她还没说什么,宓闲就先一步侧身抬手停伸在乔九舒身前,笑意清朗示意她扶着自己上轿:“殿下请。”

抬轿宫人们脚程不慢,也足足走了两刻钟,宓闲路上一直走在步撵近处,看似悠闲从容,速度却恰到好处的能与宫人们一致。

乔九舒能看到宓闲长发在昏暗赤金的落日下的光泽,情不自禁就抬起了手,要不是他及时回头,差点就摸了上去。

短暂的对视之后,二人不约而同各自移开视线,只当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喜种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乔九舒,小和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喜种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乔九舒,小和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

作者:喜种瓜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喜种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乔九舒,小和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喜种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乔九舒,小和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