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资讯 > >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寰宇地理 第二十章:一座空城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69文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寰宇地理 第二十章:一座空城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69文

发布时间:2020-01-16 12:13:06编辑:百小白来源:阅文集团小说作者:喜种瓜 状态:已完结

这次给书友们带来喜种瓜原创的古代言情小说《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精彩的结局章节内容的阅读,乔九舒,小和尚两位主角最终会发生怎样的故事呢,让我们一起拭目以待吧! 乔九舒从来没有见谢裔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伴随着经久不息的窒息感,让她打骨子里发毛。 再之后,那个人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断开了联系,乔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 免费试读


乔九舒从来没有见谢裔露出过这样的表情,伴随着经久不息的窒息感,让她打骨子里发毛。

再之后,那个人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地断开了联系,乔九舒的世界又恢复一片漆黑。

她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反正靠回忆打发时间,来来回回已经回想过好几轮。

可能因为在另外的世界接受过很长一段时间的反审讯练习,如今这种全封闭的环境下,乔九舒也能熬的更久一点。

后来她干脆闭上眼睛时刻理清思路来避免意识的涣散,防止那个神秘的人趁虚而入。

“晚上好啊,小公主!”

这回的声音不再密集的从四面八方压来,周围也没有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凄厉哀嚎。

乔九舒睁开眼睛,就看到一片漆黑的世界里,前方不远的地方出现个白须白发老人家,执一柄拂尘站在那儿,浑身有烟雾缭绕,飘然若仙。

乔九舒面色绝对算不上好,衣裳还有谢裔的血迹,因为从诗会直接溜出来,水意精心准备的明媚妆容在黑暗里更显得她脸色苍白,只有眉心和双唇透着不合时宜的红。

“什么时候放人。”

之前的虚无里,乔九舒回忆的大部分还是她在枪林弹雨中厮杀的日子,自然而然流露出的就是清冷和满不在乎。

这淡定模样倒让那老头有些诧异,一甩拂尘摸着自己胡须笑得慈祥:“看来公主果然不同于一般姑娘家,难怪能得咱们楼主垂青。”

“是吗?”乔九舒只跟他打太极,对话里话外的意思全当听不懂:“那本宫可真是倒霉。”

老头一步步朝她走近,眼瞳深处一点点酝酿着漩涡,声音隐约变得愈发低哑:

“老夫道行衍,重华楼三殿之主,还想请公主到寒舍小住几日,不知您意下如何?”

道行衍的眼睛好像有着诱人服从的混沌,乔九舒看着他,瞳孔逐渐扩散空洞,然后张了张嘴,一个“好”字脱口而出。

她自然没能发现周遭环境终于不再是一派单调死寂的幽暗,而像光幕一点点破碎似的,逐渐露出正常深夜阴森森的树林。

道行衍笑得更和善,扬了拂尘不知从什么地方唤来匹马儿,身后还拖着一架小巧但是奢侈至极的白玉马车。

他执拂尘柄让乔九舒牵着麈尾,安安分分将人送上马车,然后自己坐在外侧车夫的位置,拂尘甩上马儿屁股。

那匹马也懂事,慢悠悠往林子深处走。

车上的乔九舒原本应该瞳孔空洞的,可是目光却隐晦地游移了片刻,唇角扯出一点点细微弧度。

九分慵懒随性合着一星半点嘲讽,配上她略微病白的皮肤和眉心唇瓣的红,以及白衣上零星血迹,像是亡国深处殿堂最高处孑然而立的女皇,真当的起美艳无方。

她被叫了几乎二十年的情绪鬼才,哪怕遇到同行也绝对不会落了下风,何况他只是个对于那个世界上她的老师来说,勉强能被称为“刚入门”的老头子?

人心难测,在这条路上稍落后一点儿,都会是一辈子被人踩在脚底下的命!

既然这家伙自称是重华楼的人,那她何不妨去看看,这里头究竟有什么玄机?

若真与谢裔有关,就顺便一道报了他几次三番捉弄自己的仇吧!

“叮铃……铛……叮……”

胸口的红玉铃铛一路都在响,不过声音极微,也就她自己能勉强感受到。

整整一个时辰,外面的道行衍一言不发。

乔九舒几次都以为他会不会已经不在了,可是拂尘偶尔一下的破风声时刻提醒着她不能轻举妄动。

云邕秦鹤和宓闲自从谢裔往华国方向飞身离开后,就一直纵身行走树尖跟着道行衍,悄无声息。

宓闲只要确定乔九舒无事就好,不必太过夸张打草惊蛇。

云邕却是清楚外甥女和自己这三人本事的,既然能确保万无一失,不如就趁机看看这个一会儿邋遢一会儿仙风道骨的老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

马儿架着车一路小跑,穿梭在迷宫般复杂阴冷的树林中七拐八弯,最后甚至出了树林又走了不短的时间,这才停在一个不知名的小城外面。

乔九舒只晓得肯定不是在上京能管到的地界里了。

说是小城真的没错,城门口连个护城卫都没有,大门敞开,官道上不见一人。

道行衍直接驾车从大门进去,马儿在他一拂尘后,加快速度奋力跑到一间四层小楼外面这才嘶鸣着扬起前蹄停下脚步,晃得乔九舒坐在车里马上要撞到白玉车壁。

她原本随随便便就可以稳住身形,可是想着自己如今是个被催眠的傀儡,干脆任由脑袋“哐”一下狠狠被撞到红肿!

不远处房顶上的云邕“噢哟”一哆嗦,仿佛被撞的是自己一样拿扇子蹭蹭脑袋,有点心疼自家这个傻乎乎的外甥女。

宓闲毫无情绪波动,只不过宽大的袖子里,一只大手紧紧握成拳头。

道行衍听到声音这才像是记起来车中还有一人,掀开车帘看着乔九舒依旧无神的眼睛,再次一甩拂尘,紧张兮兮地问:“公主没有大碍吧?都怪老夫太过匆忙,真是该死!”

乔九舒在他的拂尘甩过后终于眨眨眼睛有些迷茫地吸口冷气,拧眉闭着眼转了转脖子,像是才感觉到头上剧痛似的,却也端着还算正常的公主架子道声:“无事。”

道行衍不疑有他,只在心里认定了乔九舒只是个有点小本事的楚京贵女,却也为保险起见没有撤掉自己心防。

“公主无事就好,重华楼三鼎殿就在这城里,您可先小住几日。”

踩着楼中一个看不太清楚眉眼的小姑娘搬来的马凳,乔九舒提着裙子一步步走下车,就看到原本在她的感知中应该空无一人的街道上竟有不少百姓和小贩。

四周环视了一圈,转过身看往另一个方向而背对道行衍的时候,乔九舒一手在袖中稍稍以腰线向后侧放着,看似正常,实则时刻保持着对身后危险的警惕。

她神色稍愣了一瞬很快了然,这楼正处于城中,楼中估摸着摆了个用于迷幻的奇门阵法,能笼罩住整个小城。

若不是她的感知由于经历过比其他人多出一倍的试炼,定是察觉不到的。

这会儿倒还蛮好奇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便转回身面向小楼大门,对道行衍满不在乎地说:“那便进去吧。”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 精彩点评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喜种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乔九舒,小和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喜种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乔九舒,小和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

作者:喜种瓜类型:古代言情状态:连载中

重新看了一遍,前面三分之二写的还是不错的。作者(喜种瓜)对官场的理解很到位,政治斗争应该是政治理念的碰撞,不是白刀红刃的厮杀。更不像很多官场脑残文,官斗就是拉帮结派,最后在常委会上玩举手的游戏。但是最后三分之一主角(乔九舒,小和尚)成为辽东省长,后面的内容就成为鸡肋了。也许作者(喜种瓜)构思不出主宰一方大吏官员的眼光,气魄还有思维。情节大多都是日常琐事,装逼打脸,大大拉低整《寰宇为聘:乖张女相爷》的格调,真的非常可惜。虽然小说里的女性角色都写的不错,但是还是觉得应该单女主(乔九舒,小和尚),心目中还是希望能坐上那个位置的人是一个有道德洁癖的人。

小说详情